您好,欢迎访问《馒头的热量》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产品简介

根据小伙伴们的意见,最近会先讲《湮灭》,然后是《血观音》。这一两天就会上线,另外据说是今年最好的华语电影《 大佛普拉斯》已经在凌辰电影等着你们了哟~

↓↓↓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上个月末“白银连环杀人案”宣判,被告人高承勇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侮辱尸体四项罪名成立,一审被判死刑。而高承勇本人也表示不会再上诉,希望早点执行死刑。这场震惊全国引发无数人关注的大案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之前曾有消息称陆川导演计划投拍“白银案”,到底能否成行如今仍是未知。不过白银案倒让我想到一部经典犯罪惊悚片,虽然不是真人真事,但同样震撼——《老无所依》。

本片的导演是科恩兄弟,他们的作品绝对离不开各种奖项,这部《老无所依》也不例外——在当年的奥斯卡,它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配角四项大奖。《纽约邮报》赞它是许久未见的杰作,而目前影片在豆瓣上也得到了8.1的高分。

确实,这部电影环环相扣,不知不觉间就让人沉溺于剧情里。

故事发生在80年代的德州西部,主角莫斯是一个猎人,

这天他在猎杀羚羊的时候意外发现几具尸体,其中还有一个墨西哥人尚有一口气。他观察四周,又发现了一车的海洛因和200万现金,

很显然这是毒品交易的现场,双方发生了激烈的火并,基本无人生还。

莫斯打草搂兔子,把这200万美元据为己有。不久后就有一伙墨西哥人朝他杀了过来。

九死一生逃回家后,莫斯决定先让妻子回娘家避避风头,

自己则去了边境,在一个汽车旅馆落脚,把钱箱藏到了旅馆的通风道里,

并外出购物,处理好伤口,换了新的鞋和袜子。

但当他回到旅馆的时候,停在门口的车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怀疑是之前的那伙墨西哥人想要伏击自己。

于是莫斯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又订了另一间房——与自己原来的138号房间相对的38号房间,

目的就是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把钱箱勾到38号房间。

然而让莫斯没想到的是,除了追杀他的墨西哥人,美国贩毒公司还请了一个职业杀手安东去找这200万美元的下落。

安东通过莫斯留在现场的车,查到了他的住址;又通过莫斯家里的电话账单,推断出他去了边境的一个小镇。

安东除了具有职业杀手缜密的思维,还有一个寻找钱箱的秘密武器——美国贩毒老板给他的追踪器。

原来钱箱里早就藏好了追踪器的发射端,所以安东到了边境小镇以后,很快就锁定了钱箱藏在那家旅馆的138号房间,

当晚他就突袭进去,干掉了里面的想要伏击莫斯的墨西哥人。

但他却没有发现钱箱的踪迹,直看到通风道里拖行的痕迹后,才明白钱箱已经被莫斯带走了。

莫斯一路搭车,又换了一家旅馆入住,不过这次他更警觉了。半夜里,莫斯想到这几天的遭遇,觉得被对方发现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些,就在钱箱里找线索,结果发现了信号发射器。

而此时,安东已经根据信号追了过来,这次两人来了一场正面交锋,

几个回合之后,双方都受了伤,莫斯潜入了墨西哥境内,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住进了医院。

莫斯醒来后,发现病床前多了一个人——卡尔森,

他也是一个杀手,也受雇于美国贩毒公司,目的是多一条找钱箱的路子,顺便除掉不受雇主控制的安东。

卡尔森让莫斯把钱交出来,作为交换可以保他不被安东杀死。

然而就在这笔交易还没结论的时候,卡尔森被安东盯上了,出场没多久就被同行干掉了。

这时莫斯打来电话想要跟卡尔森谈条件,电话却被安东接到,他威胁莫斯要是不交出钱,就杀了莫斯的妻子。

但莫斯软硬不吃,叫嚣着要跟安东单挑。

虽然在之前的交手中,我们知道莫斯也并非等闲之辈,但他没有想到墨西哥人从他的岳母口中套出了他的藏身地点,

结果莫斯还没与安东见面单挑,就在与墨西哥人的枪战中中枪身亡了。

最先发现莫斯尸体的警察,是调查此案的警长爱德·汤姆,

虽然他在毒贩火并的现场就一眼认出了莫斯留在那的车,但是在调查的过程中总是慢一步。

比如,他也曾去过莫斯的住处,但桌上还在冒着冷气的冰牛奶,说明早有人(杀手安东)先他一步,

好不容易说服莫斯的妻子,打听到了他的藏身地点,刚赶到就发现杀莫斯的墨西哥人逃走了,

对于安东一路犯下的杀人案,因为没有留下子弹,也让汤姆警长无从下手,

整个事件对他来说,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他甚至认为杀人凶手就是一个幽灵。

而杀手安东呢,则或许压根不知道警长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警长和安东分别代表着正义与邪恶。但在本片中你看不到正义与邪恶的交锋。甚至在暴力肆虐的世界里,正义反而成了旁观者,局外人。

所以其实在本片中传统的英雄是被解构掉了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宿命式的苍凉。这就是我们在影片结尾看到的,老警长只能絮絮叨叨的讲着那些关于过去的回忆。

而《老无所依》,也就在他关于父亲的梦境中戛然而止。

到这故事大致讲完,从表面上看,这是一部描写杀手犯案无数、老警长追查无果的电影,

有些人甚至不能理解这部电影为什么能得小金人。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够获得好评,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它根本没有重复好莱坞的套路。

片中出现的主要人物,有猎人、杀手、警长,听起来是一个惩恶扬善的主流故事,但是实际上片中没有一个人的发展是沿着观众预期方向的。

比如猎人莫斯,从他与杀手卡尔森交谈的过程中可以得知他曾经参加过越战,

所以即使他在片中被各路人马追杀,但军人的冷静素质让他频频化险为夷,

被墨西哥人的猎狗追赶时果断跳河,上岸后冷静给枪上子弹,最终击毙猎狗,

反侦察能力强,仅凭借停在旅馆门口的车就怀疑自己被人埋伏,

觉得自己的行踪暴露得太快,就发现了箱子里隐藏的发射器,

动手能力也很强,自制工具把钱箱从通风口的另一端勾出来,

即便与杀手安东正面交锋,他都能保全性命,让同为杀手的卡尔森都很吃惊。

这些剧情铺垫让观众认为他绝对有能力带着这笔巨款与妻子远走高飞,

然而事实却在电影的后半段发生了逆转,

上一秒还在跟陌生人说说笑笑,下一秒就惨死于墨西哥人的枪口下。

再比如杀手安东,绝对是片中最抢眼的角色,

电影一开始就展示了他的冷血,在警察局用手铐勒死警察,

变态杀手的某些怪癖设定他也有,比如从来不喜欢双脚沾上血迹,

想要杀人的时候会让对方猜硬币决定到底杀不杀。

像这样一个特征明显的杀手,以往的电影都会有一些闪回镜头,交代他为何会有如此变态的心理,说不定会和硬币、血迹有关,

然而随着安东一次次的杀人,观众并没有等来期待中的合理解释,只能说他毫无人性。或者说,他就只是“恶”的代名词。

安东甚至都很少表露情绪,唯一有情绪波动的地方就是杀掉了雇用他的美国贩毒老板,

原因就是老板也给了墨西哥人接收器找钱箱,这在他看来很多余。

这样一个冷血的人,观众也很期待他最终被正义绳之以法的情节,

然而一直到片尾,安东依旧逍遥法外。

另一个杀手卡尔森就更不按常理出牌了,出场时很帅气,说话也很嚣张,结果他连枪都没拿出来就被安东干掉,领了盒饭。

老警长也是如此,如前文中所说的,经验丰富,却总是慢凶手一步。

一句话,片中所有人物的行为与其归属都充满了矛盾、颠覆、不可理喻性。所以观众很难用以往建立起来的电影规则去解读这个故事。

很多人看了觉得不太明白,也不知道它到底好在哪儿。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虽然警长没有破案,凶手依旧不知悔改,但确实是犯罪故事最真实的表现。

我们看过太多圆满结局的除恶扬善的电影,甚至忘了实际生活中警察侦破案件到底有多困难,

电影开头的警长自述,是无奈,或许也是众多老警察的真实内心写照,

而那些屡次犯案不知悔改的凶手,不也正存在于真实的生活中吗?

比如开头说到的白银案的凶手,再比如前两年被捕的“中传女生遇害案”的凶手,提起犯罪过程甚至就是轻描淡写的“算她倒霉”,

没有起承转合、情绪渲染和背景故事,生活中的杀人事件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发生了。

是的,本片虽然有反常规的电影逻辑,却始终没有离开生活的逻辑,它的荒诞,恰好却道出了一种生命更为本质的真实——人生的无常性和不确定性。

就像片中最野蛮邪恶仿佛无所不能的安东,也不得不面对这种无常性的制裁,在车祸中被撞折了胳膊。

这么看来,本片其实和《哭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它们用一连串不可预知的死亡和找不到动机的杀戮说明了同一个道理——人生就不可知的,不可解释的,很多事情的发生就是没有理由的。

而两部影片的另一个共同点是,解构都是为了建构。所以他们的偶然性背后其实都藏着一个必然性的答案。

在《哭声》中,这种必然性表现为不确定的世界中确定的爱——爱,被看做是不可知的世界的重要支撑。

而在《老无所依》里,最终影片也给出了一个必然性的答案——即人类社会需要一个稳固基础的价值观。

也就是片尾处,警长所追忆的“老”表面上看似乎在说,原本的价值观崩塌了,老人们不再能适应这个充斥暴力和邪恶的世界。

实际上,它也是悲伤的呼唤,深沉的忧虑。

所以电影并没有用“人无所依”这样百分之百让人绝望的片名,所以在本片中你既可以看到黑暗与邪恶的力量,也能看到光明与正义的方向。

它用最极端的方式撕烂这个世界的秩序不是想告诉我们世界就是如此,而是说——看吧,当古老且基本的价值观完全崩塌,世界会变得有多可怕。

来源:百家号 日期:18-04-17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